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
【淫尽天下花】【1-4 未完】

一、心上

  当那个姑娘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就爱上了她。朱颜绮罗,纯白齿红,美的不可方物。她也爱上了我,她说那是她之前久居重重的礼数之中,从未春心萌动过,对我这个俊秀的民间公子。

  当时她的马车被贼人袭击,随从也都被杀和逃散了。只剩下她意外的逃奔出来。天色渐暗,她就这样出现在出游中的我的面前。她很害怕,手脚都冰凉的,慌张的向出游中的我奔来,求我带她躲闪。对她的不谙世故,我有点不知如何是好,万一我也是歹人呢。可她是那么美,我怎可拒绝,就拉着她一路逃去。礼数也不顾了,直摸进了山洞里,点起火堆。然后,两人就钟了情。

  天很冷,一堆火并不足以取暖,不知不觉两人就抱在了一起。她的眼睛是那么美,带着一身宫装的打扮,偎依在我怀里,这让人如何忍耐的了。我就顺势抱紧了她,她的脸儿也就一下子红了起来,嘴巴干干的,羞羞的把头深深的埋进我怀里。我的春欲也愈发的起来,大胆的亲了她。她拉起了我的手,放到自己两腿之间,用力的夹住。

  她大胆的举动,让我如同触电一般。可她两腿之间,那湿湿热热的乐土,却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手指,怎么也抽不回来。我也无法忍耐,手指在她腿间,快活的揉捏起来。那处甚妙,虽然隔着衣物,但能感受到她湿热的热情。而何况摸着女儿最私密的贞处,即使单纯心理上的感觉,就能让人兴奋的血管喷张。

  “那里  好摸吗”柔酥的声音传来,让我身心酥软。她埋在我胸前,羞羞的说,“你救了我,可我没什么能给你的。这里是我自己平时最喜欢摸的,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,我觉得很好摸  ”她贴的更紧了,“让你也摸摸,当报答了”

  “可是你  摸的人家好舒服,比人家自己摸还舒服”幸福有羞涩的表情浮现在她的脸上,“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。你尽情的摸吧,怎么样都可以。”这纯情又天真的姑娘,说出这等话,好像一帖催情的药剂,我无法抑制的贪婪的抚摸着她的女儿禁地,下面的阳物硬硬的挺了起来。我的手在她的腿间尽情的揉捏,对着那湿热之源用力摩擦,摸的她也动了情,两腿紧紧的夹着我的手,来回扭动。“我  喜欢你  ”她极力压低声音,说出这句话,我心里一热,把她抱得更紧了。我和她,就这样私定了终身。

  互相表白后,她的双腿紧紧夹着我的手,我更用力的揉弄她的贞处,隔着外衣都已经能感觉到有湿意,里面的亵裤一定已经湿透了。她被我摸的受不住,就伸手也来摸我的。隔着裤子,从挺的高高的前面,一点一点的摸下来,一直摸到我坚挺的阳物。她的娇躯一颤,脸颊烫烫的,娇羞的说,“这就是  男孩子的东西吗”

  我低头对她说,“是啊,好摸吗”她娇羞的说,“好摸,真好摸,怎么都停不了手。”

  我和她,两个娇羞的少年少女,互相摸着彼此憧憬的禁地。我被摸的春欲更加泛滥,伸手想要脱下她的亵裤,和她完成男女交欢的大礼。她惊叫一声,双手护住贞处,俯身低声说,“不行  对不起,郎君,可是现在不行”她楚楚可怜的说,“我还是处子身,我不能丢”

  虽然娇美可人的她,让我的硬挺挺的阳具殊难忍耐。可我还是努力忍住了春欲。是啊,看她的打扮,定然是大家闺秀,处子身比金子还贵。我若爱她,怎么可以在这荒郊野岭夺取她这么宝贵的东西。以后定要明媒正娶,才能做这事情。

  虽不甘心,可我还是忍住了阳具的冲动,只用手指在她无比诱人的贞处来回摩挲。她的身体越发发烫,也越来越湿,身体抖动也越发剧烈。终于一声嘤咛,被我摸丢了身子。她丢的时候,那舒服到极点的又羞涩娇羞到极点的小脸儿,那一瞬间,让我彻底无法自拔。我暗暗立誓,以后天涯海角也要和她在一起,保护她,永不分离。

  她也摸我的,她的小手那么细嫩,让我十分舒服。可惜能看出,她第一次碰男人的身子,不得要领,怎么都没法把我摸泄,直到她被我摸的瘫软,倒在我怀里,毫无防备的睡下了,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婴儿。

  第二天醒来,我看到她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着我,眼神里充满爱意,又有些不为人所道的深沉心思。我看着她美丽的样子,初长成的少女,像含苞的花朵,还未完全脱去稚气。我把她紧紧抱在怀里,亲吻着她,深情的说,“你家在哪里,我这就去提亲,把你娶了,我们一生一世在一起”她忽然有点落寞的低下了头,“相公,你  娶不了我的”

  我赶忙问她,“为什么,为什么,难道你已许配于人”可她明明还是处子身。她低头,欲语还休,“相公,不要问了,我真的没法嫁给你”。我的心一下子落入了冰霜之中,呆立了很久。忽然,我又抱紧她,说“没关系,哪怕不娶你,只要能在你身边,和你在一起我也就满足了”她又摇摇头说,“这也不可能”我欲哭般的摇动着她,“为什么,为什么,你究竟是谁,又有什么难处,我要和你在一起,我离不开你啊”

  她看我此情,也十分难过,眼泪划过她的眼眶,“可是,真的没有办法啊”“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,无论如何,只要能在你身边和你在一起就可以啊。不管怎样,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,我都只想和你在一起”

  她摇摇头,想了很久,最终还是咬了咬嘴唇,用很轻很轻的声音,悲伤的说:

  “我是当朝皇上的女儿,红玉公主”

  我心中一震。

  这在我怀中一夜,与我海誓山盟的,是当今圣上的十二女,芳名红玉,今年一十四岁。她的母亲是一位宫女,可她却天生天真可人,深得父皇喜爱。六岁时,国师见她,说她乃天上仙子,下凡护佑皇室,此女不可出嫁,要养在宫中对天祝祷,不可广为人所知,亦不可见皇族骨肉。父皇听闻大喜,忙在宫中依国师所言建了红玉宫给她,让她居于宫中日日祈祷。久而久之,也就忘了这个女儿。

  昨日,是她照例每年一次的出宫到普陀仙山参拜,因其身份在宫中是秘密,只有贴身宫女宦官陪同,不想居然遇到贼人,幸好被我所救。

  “红玉不可嫁人。皇族昌盛系于红玉之身,红玉也不能和相公浪迹天涯。今日红玉就只能回宫去了,从此再不得见  ”说到这里,红玉梨花带雨大哭起来。

  和心上人要即刻分离,永无再见,我也哭着抱紧了红玉。“红玉,红玉,我不要和你分开。我去宫里陪你好吗,只要能日日伴着你,怎样都可以,做你的下人也可”

  “相公,你是红玉心上之人,怎能让你做下人”

  “无碍的,红玉,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啊”

  “可红玉身边,只有宫女,和  ”

  “和什么,你快说啊”我焦急的问她“和  宦官  ”她低下了头我垂下头想了想,随即破涕而笑:

  “那么红玉,我就进宫去当宦官,守在红玉宫里,和你日夜相守!”

  “不要!!”红玉惊的下意识捂住了我的下身,“不可以,相公这么好的男子,怎么可以去做宦官。你要找个好女子过上一生,不可为红玉废了身子啊”

  “不!我只想要红玉!!为了和红玉在一起,我这就去进宫”

  “不行!!不行!!相公!!答应红玉,万万不可做这种事情!!”红玉忽然颤颤的站了起来,向山洞外飞奔出去,“红玉走了!!忘记红玉吧!!”

  泪水洒了一路。等我回过神来,红玉已经消失在视线里。我跑出去到处去找,找了整整一天,还是不见红玉踪影。我颓然的坐在地上,看着夕阳西下,红玉,我心爱的红玉,就此不再得见了吗?

  忽然希望的光芒闪过我的心里。红玉是公主啊,即使现在遍寻不着,可她终会回到宫里。只要我入宫去,就能到她身边。

  想到这层,我一下子又恢复了精神。整整精神,准备第二天早上,向着京师出发去了。

  附:截至此时的后宫名单后宫数量:0

  二、狎妓

  走了三日,到了京师。果然一番繁华气象,让人目不暇接,街上美人多的让人侧目。

  好在我也算是个富家公子,出游多年,世面见得也不算少,也打听得了宫里的情况。宫里的规矩倒也宽松,进宫之后只要使够钱,要去那个宫里当差是好说好说,谋个有职无事的闲差也是容易。

  我在城里繁华处,找个了排场的客店住下,择了个吉日,然后歇息了几天。

  进宫净身的前一,我出得门来,想到自己胯下阳物,转日就要阉掉,所以要先找个妓馆,最后享受一番腿间之乐。

  离客店不远处就是一家妓馆,店面排场,姑娘也美,十分热闹。招揽生意的姑娘们,肚兜下面一丝不挂,白嫩的大腿间只有一片三角布料挡着,看得我下身的阳物不禁蠢蠢欲动。我暗自想,不愧是京师。既然是阉前最后一次,自然要找个够中意的姑娘,好好云雨一番。

  选来选取,最后选好一位姑娘,名叫卿儿。卿儿十七八岁的样子,面容香艳,腰肢纤细,臀部和大腿却丰满,尤其有着一对呼之欲出的巨乳,让我下身的那根贞物(阳具)一下子就硬了起来,幸好有长衫挡着,险些丢丑。

  跟着卿儿姑娘到房里,一路上看着她丰满的臀部一扭一扭,我的贞物越发的膨胀,已经无法遮蔽。进得屋来,卿儿转身对我媚眼一抛,看着我衣衫里贞物的形状,脸色一红,吃吃笑着。

  “公子,等不及了吗”她要我坐在房内的一个雕花大椅上,向我迎过来,搂住我的脖子,双腿抬起,环绕住我的腰。丰满的大腿内侧,和肚兜内诱人的贞处,和我的身体和贞物紧密相贴。她的身子甚软,让我心猿意马。涨大的贞物,隔着衣服和肚兜,贪婪的蹭着她的贞处和大腿,无法抑制的动了起来。她却还不算完,双手托起一对巨乳,在我面前揉捏起来,半个乳房都从肚兜上部汹涌而出,就在面前几寸远,让人口干舌燥,饥渴难耐。

  “公子,我骚吗~~”她扭动着丰满的屁股,双腿盘在我的腰上,风情万种的说。“骚啊,你是我见过的最骚的女子”我忘情的说着,双手已经揉捏上了她胸前那对软软的巨乳。听到我说她骚,她更加缠绵的用贞处蹭着我的贞物,我一时舒服的无法控制,开始大口喘息起来。

  她的一对酥胸,被我摸的火热火热,两腿张得更开了,缠绕着我让我涨的受不了。风情的小脸儿眉目传情,嘴巴性感的写满了渴望。我也不再按捺,掏出我早已涨大到极点,整整五寸的大阳具,拨开卿儿的肚兜,对着她湿湿的贞处,一下子插了进去。

  “啊 ” 她浅叫一声,随即是一连串嗯嗯啊啊的呻吟 “好 好舒服 嗯嗯 啊啊 把人家都 填满了 ” 她骚媚的扭动着丰满的臀部,软软的大腿紧紧夹着我的腰肢。我的阳具在她的身体里亢奋的进出着,她湿滑的贞处让我无比舒服,这交合的快乐如同仙境。她被我插的发出阵阵水声,妙不可言。“好 好棒 你的阳具 好棒 ”她迷离的呻吟着,性感的臀部被我托着,忘情的抽插,香汗从她背上渗出来。她紧紧抓着我的后背,不停的发出淫浪的叫声,又不时咬紧嘴唇忍耐。

  我和她一起沉浸在极乐的肉欲里,疯狂的交媾着,半柱香过去,我未泄她也还没丢身子,但都已经快乐的喘息不止。我疼惜她,便稍稍放缓了抽插,她半裸的盘在我身上,白嫩的双腿色色的环绕着我,一双酥乳紧贴在我胸前,脸儿贴着我,娇娇的说:

  “好哥哥,你的大阳具好厉害,卿儿好喜欢它” 她撅着小嘴,用贞处用力夹了夹它,“卿儿真的好喜欢 啊啊 以后 常常 来 ” 她摇动着丰满的臀部,喘息着 “来 用它 啊 啊 抽插 卿儿 好 吗 ”卿儿用贞处包裹着我的大阳具进出,“大阳具 好大 好 棒 卿儿 好爱它 ” 她意乱情迷的说着这种不知廉耻的话 “常常用它 艹 卿儿 好吗”

  说到这里,卿儿的脸红了。我也被她打动,愈发的兴奋,用力的抽插着。“啊 啊 卿儿好想和它 永不分离 卿儿好想 每天都被它 操 逼 ”

  听到这里,我忽然暗淡了下来。我搂住卿儿,亲吻她被欲望和满足充斥的美丽的脸颊。“卿儿 ”

  “哥哥 情哥哥 ” 卿儿沉迷的回应着,那表情分外的勾人。

  我默默的吻着卿儿,“我好喜欢和卿儿交媾 嗯 我的阳具 在卿儿的贞处里 真的好舒服 ”

  “那就天天来找卿儿啊”,卿儿忘情的搂紧我,享受我阳具的冲撞“可 卿儿 这是最后一次。以后再也不能做了” 我有点低落的说“为什么,哥哥不要卿儿了吗 啊 啊 ” 卿儿挑逗的说,臀部还在不停扭动“不 是我 应该不会再来了 ”

  “要离开京师了吗”

  “不 会一直留在京师。只是 要进宫去 ”

  “啊 ”卿儿有些惊讶的用手指在我的阳具根部比划了下,“是要这个吗”

  “嗯 ”我点了点头“原来是阉前嫖啊” 卿儿风骚又有些不屑的,趴在我身上,更加卖力的扭动屁股和贞处,和我的大阳具交媾。看来在京师为妓女的她,接待这样的客人并不少。“那卿儿要更卖力呢,最后一次了呢”从她嘴角的笑意,我看出了这个风尘女子,喜欢的不过是我的大阳具。

  “可是情哥哥你,阳具这么大,出手又阔绰,居然也会为了名利,去进宫阉身当太监” 卿儿一边伺候着我马上就要阉掉的大阳具,一边骚浪的笑着“你们男人啊,我真是不懂。就算有日富贵呼风唤雨,可再也玩不了女人了,还有什么意思”她扭动着她的屁股 “以后就再也干不了这事了。你还这么持久。阉了以后,再大再硬再持久都没用了哦”

  想到以后再也干不了这事了,我更加贪婪的抽插着卿儿,揉捏着她白嫩的身体,想要多挤出一些快乐。卿儿看着我的热情,更加发骚的摇动着她的巨乳,“哥哥这么色,也舍得阉啊,男人的名利心真是不可思议呢”

  “不 我不是为名利 啊 嗯 ” 我意乱情迷的说,“只是我的心上人在宫里,终生不得出,我只有阉了阳具进宫去才能和她团聚”

  卿儿的动作停下了,风情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花容,可贞处里却湿的一塌糊涂。

  “真的吗?情哥哥,你说的是真的,你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,才要阉的”

  “是的 ”我看着她的眼睛,点点头,“我只想和她在一起”

  卿儿猛的抱紧了我,她的贞处爆发出山洪一般的水流,双腿和美臀比之前风情百倍的缠绕着我,让我的阳具一下子登上仙境,“舒服吗,哥哥” 卿儿娇羞的问我“从未如此美妙舒服过 简直要舒服死了 ” 我意乱情迷的说着“因为卿儿 爱你 ” 眼泪忽然从卿儿的大眼睛里流出来,梨花带雨,煞是动人 “自从卿儿记事起,见过的男人,都只爱自己胯下那东西”,她把头贴在我胸膛上“他们不过当女人是玩物,找女人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那根东西”

  “可是 可是 哥哥你 ” 她哭着对我说,“你居然愿意为了自己爱的女人,阉掉那阳具” 她紧紧抱着我说,“你是这样的奇男子,卿儿爱你啊。真的,真的!天涯海角卿儿也要陪你,无论什么事情卿儿也要为你做,不求当你的爱人,只要做你的丫鬟,你的性奴,都可以的”

  卿儿伏在我胸前嘤嘤的哭,我也被她打动,紧紧抱着她。许久,她抬起头来,心疼的抚摸着我的阳具。“哥哥 最后一天有它 卿儿 卿儿 让哥哥舒服 ”

  附:截至此时的后宫名单后宫数量:1后宫列表:

  卿儿。年龄:17。身份:京师的妓女。进入后宫原因:被主角为爱人阉身而打动

    三、交媾

  “卿儿  爱你  ”

  “自从卿儿记事起,见过的男人,都只爱自己胯下那东西。他们不过当女人是玩物,找女人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那根东西”

  “可是 可是 哥哥你  你居然愿意为了自己爱的女人,阉掉那阳具”

  “你是这样的奇男子,卿儿爱你啊。真的,真的!天涯海角卿儿也要陪你,无论什么事情卿儿也要为你做”

  “不求当你的爱人,只要做你的丫鬟,你的性奴,都可以的”

  卿儿一边说着,一边引我到床上。她极尽缠绵的亲吻着我,和我偎依着,用她白嫩的美腿缠绕着我,丰臀上下摆动,贞处如山洪般汩汩滔滔。这幅景象如此香艳,我贪婪的用双手紧紧抱着卿儿的双肩,吮吸她柔软的巨乳,用巨大白嫩坚挺的阳具,亢奋的撞击着她的贞处。

  “啊  哥哥,你的贞物好大  好舒服  啊  啊  ”她浪吟娇哼,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声音,柔软和欢愉混合着治荡的欢叫,春意燎燃、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矜持,颤声浪哼不已“嗯  唔 啊  哥哥  用力的  卿儿好爱你  ”我也被她彻底点燃,轻轻的忍耐片刻,又大力的抽插,粗大的阳具在卿儿那充满了春水的贞处,如入无人之地进出着。

  “喔 喔 啊  好哥哥  美死我了 用力 啊 哼 妙极了” 卿儿不知羞耻舒爽得呻吟浪叫着,她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,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腰身,丰美的臀部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贞物的磨蹭,完全陶醉在我的贞物和她的爱中。贞处含着春水,心里含着爱,深深套住我的贞物,紧密的旋磨着,灵肉一体温存的相交。这是她过去作为一名妓女,逢迎客人从未有过的极乐,是与所爱之人的欲与爱。

  卿儿被进出得娇喘吁吁、香汗淋淋、媚眼微闭、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身心一同满足的欢悦。“好  哥哥 我好 好舒服  好  哥哥 我好舒服  身心  都是 嗯  嗯  受  受不了啊  啊 第一次  这么快乐  ”卿儿纯情又淫荡的呻吟声,从她那性感诱惑的□红小嘴频频发出,溪流般的春水不断向外倾泻,顺着她的大腿流下来,顷刻床上湿透了一片。两个人双双沉浸在肉欲和深情中,我吻她的脖颈“卿儿 你舒服吗 ”“嗯 嗯  坏哥哥  我都有湿成这样子了  喔  卿儿  真的 好  快乐”卿儿难耐得娇躯颤抖、呻吟不断,舒畅得春情汤漾无边。我又进出了几十下,将阳具抽了出来。卿儿媚眼瞄见我胯下那根白嫩又十分粗大的肉棒,看得她口干舌燥,爱不释手。

  我分开卿儿修长白嫩的双腿,双手架起她的小腿搁在肩上,手握着坚挺的阳具,用敏感的前部对着她那细嫩又湿润渴望的贞缝逗弄着。卿儿被逗弄得肥臀部不停的往上挺凑着,贞处像嘴儿一样张合着,似乎迫不及地寻见食物。“喔  求求你别再逗我啦  好哥哥 我要大 大鸡巴 拜托你快插进来吧 ”从小出身诗书名门的我,听到卿儿居然说出那个最淫荡下流的称呼,心中又是按捺不住。用力一挺,整根贞物一齐插入,开始忘情前后抽插着,大阳具塞得小穴满满的,进出之间,抽插的卿儿浑身酥麻,浪叫不已,男女性器撞击之声不绝于耳。卿儿如痴如醉,舒服得把个肥臀抬高,前后扭摆着以迎合我巨大阳具的激烈的抽插,她已陷入交媾的忘情中,无限的舒爽和喜悦。

  “啊  哥哥 好哥哥  好舒服 嗯  随便你怎 怎么做  我 我都好  卿儿 卿儿是你的  ” 卿儿的贞处,此刻早已是一片汪洋。那水水的地方真是舒服啊,原来爱才是最大的催情剂。卿儿失魂般的娇喘着,香汗淋淋,忽然柳眉一皱抓紧我的背,魂飞神散,一股热烈的春水急泄而出,丢了身子。

  我的阳具,本就被卿儿的无边春水环绕的难以按捺,已经涨大的无以复加。此刻被她丢身时的这股激流,这股女儿最最骚媚勾魂的春流激烈的冲过,再也无法忍耐,剧烈的喷射了出来。我那举世无双的巨大阳具,疯狂的泄出了所有的欲火,全都泄在卿儿的最贞最淫之处,射了好久好久。卿儿被我射的大声娇呼起来,“啊  好哥哥  你  你  啊啊  卿儿  又要  丢了  啊啊啊啊  ”,在我的狂射之下,又一次丢了身子。

  同时泄丢之后,卿儿瘫软在我身上,爱意慢慢的撅着小嘴。我抱紧她,脸红的说,“对不起,对不起,卿儿,卿儿的贞处实在太让人舒服了,哥哥  早泄了  ”

  卿儿伏在我身上,娇羞的说“坏哥哥,都快半个时辰了,这还叫早泄啊。那平日  ”她的脸儿更红了,“还不得折腾死卿儿啊”说罢,她在我的胸前轻轻的一吻。

  “可我的大阳具平日里可以几个时辰都泄不出,常常整夜不泄呢”我抱紧卿儿,“是卿儿太美。可哥哥和卿儿才半个时辰,好丢脸呢”

  “好哥哥  ”卿儿红着脸说,“那卿儿可有福气了,以后哥哥夜夜来找卿儿吧,卿儿在哥哥持久的大阳具下天天丢身子”说着,更加小鸟依人的缩在我怀里。

  蜜意柔情,让心中的灼热再起。我忽然想到,对卿儿说,“这可是阉前嫖*,幸好泄了啊”我揉捏着她白嫩诱人的身体,“今夜不泄,以后再也泄不了了啊”

  “啊  ”卿儿听到,发出一声无比怜惜的娇呼,“不许说嫖”她撅起小嘴,“卿儿是哥哥的,永远都是。这不是嫖,是卿儿爱哥哥”。她趴在我的下身,低头伸出手,抓住了我的白嫩巨大的阳具。她用手去握住它,它就又被她玩的硬了起来。那物件如白玉一般,五寸多长,一寸半粗,还在不断涨大,霎时让少女怀春。

  “卿儿好舍不得,好舍不得它。”卿儿怜惜的握着这宝贝,这明天就要被阉下的宝贝,“卿儿来让哥哥快乐”。她用嘴含住龟头,开始上下的抚弄起来。“啊  啊  ”我舒服的轻轻呻吟着。阳具随着卿儿的抚弄,跳跃起来。卿儿勾着媚眼,那对丰满的巨乳,也在抖动晃摇不已,看的令人血脉喷张,卿儿虽然对我表露真情纯真的一面,但她毕竟从骨子里是个风骚入骨,妩媚无比的可人儿。她的嘴角含笑,有着说不出的妩媚淫荡。

  她的左手握着大阳具抚弄着,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,就把龟头含在嘴里,连吮数口,右手在方握住下方的两颗卵蛋。但见卿儿的小嘴吐出阳具的龟头,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。左手用力的套动大阳具,在阳具的口就流出滴白乳,她用舌尖在那里舐着,又用牙齿轻咬着龟头,双手不停在卵蛋上抚弄,捏柔着,如此一掐一揉,一套又一吮,那阳具更是硬涨的更粗!

  “喔  好  卿儿  你的小嘴  好厉害  舒服死了  ” 卿儿的舌技使得我的哼叫声不断!她一边含着大阳具,一边淫荡的看着我的舒服的模样,一阵的拚命吸吮着龟头,她说她爱死了我的阳具。我的大阳具更加的硬了,大阳具在她的小嘴中频频的抖动,再也忍耐不住“卿  卿儿  我  我要  忍不住了  ”

  “哥哥  哥哥不要忍  泄出来  泄在卿儿嘴里  ”

  想到明天,这被卿儿那销魂的小嘴和身子弄的如此舒服的阳具、龟头、卵蛋,就都要没有了,再也做不了这种事情,再也享受不了这快活。我就不再忍耐,把一股股热精畅快的泄进卿儿的嘴里。每个毛孔都张开,刺激的激射着。射了很久,爽的可比日月同辉。

  “第二次  还是好多好厉害  ”卿儿大口吞咽着我的精华,红着脸儿娇羞的对我说。

  “卿儿也想要这样吧”休息片刻后,我分开卿儿的双腿,看着卿儿勾人的汩汩滔滔的贞处,想要用舌尖安抚她挑弄她的欲望。她却用纤纤素手,轻轻挡住了贞处。

  “哥哥,这个  阉身之后还可以做的  ”卿儿娇羞的说,“今夜要先让哥哥的那个快活”她疼惜的捏了捏我的下身,温柔的说“明天就没有了呢”

  想到这个,我也就不再推辞,安心享受卿儿的再一次唇舌的服侍  整夜,我一共在卿儿的贞处里泄了四次,香唇里泄了两次,玉手摩挲间泄了三次,股间被她白嫩丰满的大腿揉搓泄了一次,对着卿儿美艳赤裸的玉体自渎了两次。

  我过去从未自渎过,觉得自己揉搓自己的性器十分下流龌龊。卿儿知道了,一边舔我的大阳具,一边说此事并不龌龊,若从未做过哦也是个遗憾。说着,一只玉手握着我的手放在我的阳物上,另一只小手儿伸进自己两腿间,开始扣弄自己的贞处,春水马上打湿了她的手儿,在她的勾引下,我和她一起自渎了。

  为卿儿泄了整整一十二次,我的大阳具再也挺立不起来,也泄不出来,可心里的欲火还是烧着。我贪婪的把软软的阳具放在卿儿嫩嫩的大腿上蹭,还是蹭的好舒服,阳具即使软软的还是好舒服  第二日,搂着卿儿一直睡到日上三竿,身体软软的坐起,整理衣衫。卿儿从后面温柔的抱着我,依依不舍的吻着我的脖颈。我轻声说,“卿儿,我要走了,要去进宫了”

  卿儿猛的抱紧我,哭出声来“不要!哥哥,不要去  卿儿舍不得  ”

  “乖卿儿”我亲了亲卿儿的小嘴,“哥哥还会来找卿儿的”

  卿儿一下子破涕为笑,“哥哥,答应卿儿,一定  ”

  “不过  再来的时候,哥哥就已经阉了,没有大阳具来给卿儿昨日的快活了  ”

  “阉了也要来找卿儿”卿儿用力抱紧我,把头贴在我的肩膀上。“只要哥哥在,就能让卿儿快活  卿儿只有和哥哥一起才会快活”

  我动情的抱紧了卿儿,吻卿儿红红的小脸。

  “哥哥答应卿儿,”卿儿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,虽然她还一丝不挂,一对巨乳赤裸着滚啦滚去,可此刻的她却像一位贞洁烈女一般,“哥哥阉了,卿儿也是哥哥的女人。哥哥阉了之后,一能出宫,就来找卿儿。答应卿儿好不好”

  我看着卿儿的眼睛,认真的点了点头。卿儿勾起我的小指,说,“拉钩,不许反悔”我拉起她的小指,在心里默默的说,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。

  然后,卿儿服侍我穿戴整齐,十分认真的把我的从里到外的衣服整理的一丝不苟。她说,她是我的女人,我今天要去做大事,她一定要把我穿戴的最合礼仪最俊最美。

  我动情的吻了卿儿,然后挺起胸膛,走出妓馆的大门,向着皇宫走去。

  宋体]注:

  宋体]关于“阉前嫖”

  宋体]大多宦官入宫净身前,都想最后一享男女之欢,所以常常会到妓馆找姑娘,京师妓馆常这一类事情,久而久之成为独有的文化。

  宋体]入宫时,大多为少男且家境贫困。若因付不起嫖资而被拒绝,则可能终生从未近过女色,所以阉前嫖往往较为低廉和允许赊账,也作为妓馆对未来可能富贵的宦官的一种拉拢和投资。而妓女姐姐们面对即将失去阳具且大多未经过人事的少男们,会有难得的优势和放松的心态,所以并不介意给予这样的福利。同时因为少男们马上就会失去男性器官,且大多普通宦官收入微薄,赊欠的嫖资需要数年才能还清甚至无法讨回,妓女们又常常对阉前嫖的客人,抱有一定轻蔑的态度。

  宋体]因阉身后便无法性交,所以“阉前嫖”有时候也用来代指只做一次的、再也不会是回头客的生意

  四、宫嫱

  宋体]别了卿儿,我独自向皇宫走去。今天是约好净身入宫的日子,约定那日,还有算命先生在一边,扣着龟甲练练称好,说今日入宫必定大吉大利,日后升官发财贵不可言。谢了老先生,可升官发财我都无欲,只希望能入宫见到我心爱的红玉公主。

  宋体]只因银子使得好,进得宫来就有小宦官接引,一直到了净身的房前。小宦官从袖中拿出一道折子,上面方方正正的小楷,写着不同净身规格的银价。从不用使一分银子,让新手阉割匠一刀割去,割下来的东西就地丢弃;到高达数百两,上好的百年世家的老师傅执刀,养伤用的也是上好的草药,割下的宝贝考究的处置防腐,用上等黄绸包好当日送还。最最下面,有一个高达一千两的,上书三个大字:“处女阉”。

  宋体]看到这三个字,我的心一下子动了起来,下面也有了些许的萌动,就问小宦官。答曰,这是最上等的净身方式,由宫里的妙龄处子女官执一柄绣花剪执行,男根最后一刻,被玉手握紧,被这女工之物除去,在香粉之中轻声落地,俄顷那天仙,朱颜玉齿,温柔心疼的问你疼不疼。这不啻为男人之梦。可进宫为宦的,多是贫寒之人,为生计而来,极少有人出得起这个价钱。即使可以赊账一半,他自从接引此事之后,还从未见过有幸选此之人。

  宋体]想到自己的贞物,最后那一下,还可以是在一位妙龄少女的手中阉去,真是意外之喜。我毫不犹豫的付清了银子,在目瞪口呆的小宦官带领下,到了净身的房里。

  宋体]不愧是至高的规格,净身房雕梁画栋、干净雅致,简直如同新婚的洞房一般。一张紫檀木雕琢的大床,有如龙凤呈祥,铺着绣花的单被,让人感觉舒适不已。

  宋体]我坐在床上,等待阉官前来,想到红玉,想到卿儿,想到胯下贞物马上就要被取去,心生一丝叹惋,没法带它一起去见朝思暮想的爱人,多少有一丝丝遗憾。可想到这处女阉是最高规格,不出几日贞物就会被包进上等丝绸送回来,也不过分别几日,又觉得些许快慰。

  宋体]不到半刻,一股香风,一位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推门而进。鹅蛋脸儿,窈窕身材,宫妆打扮,端庄秀丽。不大的胸部裹在长袖衣衫里,让人不敢轻薄。体态婀娜,走起像浮在水面的莲花。特别是一双小脚,穿着白色的布袜,套在一双素色的绣鞋里,配上她端庄禁欲的气息,让人更加浮想联翩。

  宋体]她本来一副严正的表情,看到我,是比她大个两三岁的秀美少年,脸色稍稍缓和下来。走到离我三步之远的地方,轻启樱唇,字字珠玑说道:“扬州庐江人柳玠,为入紫禁侍奉内宫,自愿净身,阉去污浊龌龊之物,此生以素洁之身,忠于后宫金枝妃嫔公主,绝无杂念,至死不移。柳玠,无悔否?”

  宋体]我正色道,“无悔”

  宋体]“今日即行净身,由六品女官婉儿执行。请沐浴宽衣”

  宋体]内室有浴桶,我听婉儿所言,进入内室,洗净周身,换上一身素白的长衣,身前一道开衫,靠一条布带束着。

  宋体]沐浴完,我穿着白衣坐在床前,婉儿示意我解开,露出待阉之物。我有些羞赧,但还是除去束带,解开衣衫。婉儿一看,脸红了,我的脸也红了起来。

  宋体]我下身的贞物,已经完全竖起。五寸来长,寸半余粗,白嫩嫩的充满了少年气,乍一看去,宛如白玉一般。婉儿,心头一颤,低语道,“玉茎,玉茎,就是此物吧”

  宋体]我不语,只是点点头。这婉儿姑娘,虽是净身女官,恐怕是处女阉太过昂贵,她也是第一次见男人的阳物吧。

  宋体]婉儿走过来,低身看它,用手扶住它,准备净身。可又觉得此物像有魔力,让她觉得爱不释手,于是索性有多摸了摸。自言自语,“虽然是练过数遍,但都是用白玉来练习。没想到此物真的像白玉一般,玉茎玉茎,真是如此啊”

  宋体]我看到她嫩的像仙女般的小手摸着我的玉茎,端庄的小嘴里说出这样纯真的话,心里一下子按捺不住,玉茎涨的更粗更大了。我色胆包天的问她,“婉儿姑娘,今日观之,玉茎可真是污浊龌龊之物?”

  宋体]婉儿想了想,说“然。宫内圣贤是如此之说”

  宋体]我说,“玉是至纯至贞之物,玉茎与玉相若,怎会龌龊?”

  宋体]婉儿想了想,不语。忽又抬头问我,“公子相貌秀丽,又出手如此阔绰,想来不是为了生计。若玉茎是好物,又何苦要将其阉去,入宫为宦呢?”

  宋体]我说,“因我所爱之人在宫中,唯有阉身入宫一途,才可与之相见”

  宋体]婉儿花容惊道:“可阉了玉茎,有美人又有何用?你们昔日床第之欢,阴阳之合,交媾的极乐,阉了玉茎,便都做不得了”她摇摇头说,“哪有为了女人阉了玉茎的道理。男人们不是常说,女人,就是为了服侍玉茎的玩物?”

  宋体]我正色道,“我与所爱之人,尚未有过男女之欢。吾对其所爱,在心不在玉茎之上。为吾所爱,愿弃这白玉之茎,交媾之乐”

  宋体]婉儿睁大了眼睛,“这世上真有如你这种,为了所爱,连玉茎都不要的?”

  宋体]我正色,点了点头,“正是”

  宋体]婉儿忽然杏眼低垂,嘤咛一声,瘫软在我怀里。她泪眼婆娑,搂着我,嗫喏着说“玠哥哥,世上竟有你这样的奇男子,是所有女人的梦想啊。婉儿喜欢你,婉儿舍不得阉你的玉茎啊。婉儿虽是处子,不懂床第,但也想让哥哥快活。公子说,婉儿怎样能让哥哥快活,用什么都可以”

  宋体]我抱着婉儿,心中一阵阵激动。从婉儿进来,我就一直盯着她的小脚看,那双玉足让我已经欲火难忍。我脸红了下,指着她的玉足,低声说,“这个可否”

  婉儿的脸热辣辣的,羞到了极点,抱紧我,脱掉了绣鞋  

        24730字节

  [ 此帖被jyron在2014-12-15 23:26重新编辑 ]